2019年2月24日

關於時尚,沒人是局外人


最近時尚圈很衰小,先 Gucci 後 Burberry,前者被指責有歧視黑人嫌疑,後者被指教對青少年驟升自殺率不夠細心,『肇事者』分別是鏤空紅唇的黑高領毛衣和加了繩結索套的衛衣。

負面輿論之強勁讓兩品牌立刻將商品下架高層出面道歉;Gucci 設計師 Alessandro Michele 解釋原意是向已故'80年代視覺藝術家 Leigh Bowery 致敬,Burberry 設計師 Riccardo Tisci 則說套索是從航海得來的靈感並沒有任何讓人感到不舒服的意思。


事不關己的大可說了不喜歡就別買不要 follow 幹嘛這樣小題大作,費媽至今未受種族歧視或親友憂鬱離世相關事件衝擊(thank GOD🙏)的人生的確先把這當做時尚文化議題在潛水觀察,直到看見某童裝品牌用過敏(Allergy)當主題用醫院作新品形象大片的背景,心坎還是在沒心理準備下被沈甸甸重擊了好幾下。

『啊~ 原來就是這感覺吧...~』


事實是,當我們手指朝外暗酸這些人大驚小怪沒事找事做時,你不會知道下一個蹦出來的議題會不會和自己有關;就地域而言,亞洲地方媽媽被歐洲小眾童裝品牌給重擊到,在時尚世界,沒人是局外人。


身為曾陪孩子18個月開4次刀,無欲無求只希望家人健康平安光看病床一小角心跳都會徒地加速希望這輩子不要再靠近那地方的父母(大人都如此更別說當事的孩子了),不管燈光再粉衣服再美,仍是讓人非常崩潰的影像。


後來懂了,其實就是個同理心;我們沒必要放大自己故事討拍,但也不需要把別人遭遇等閒視之,多一點同理和尊重,大家日子會好過一點也文明些。

時尚,是反應生活的一種文化體現,也是歌頌美好人生和想像力的行業,品牌創意固然重要,但面對反方意見給予同理與回應是對(潛在)客人(父母)的起碼尊重,費媽一直很喜歡這比利時設計師童裝的品味和風格,但事發後她們的處理方式讓人遺憾:他們什麼都沒做,連爭議圖片都還掛在IG上,同時間關掉留言功能,對反方意見視而不見,但同篇po文只要是讚美他們都(才)會回。

公關危機的處理說明了品牌的格局和高度,一個是他們真的不懂怎麼處理,不然就是他們真不在乎,不管怎樣都可惜了。

2018年9月11日

因為川久保玲愛恐龍,決定再給『侏羅紀公園』一次機會



有人說走了 Alexander McQueen 眾時裝秀少了古靈精怪的靈氣感覺無聊?誒這樣把川久保玲放哪兒ㄌㄟ?她的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2018 秋冬秀男模套上恐龍頭飾變成帶刺男兒。

秀完大半年,恐龍大隊來到東京南青山總店,偌大白色場地,白色人台套上恐龍頭套,大片透明櫥窗手繪了恐龍塗鴉。



川保久玲的前衛風格非人人能駕馭,也不一定人人看得懂,這恐龍卻讓大人小孩露出微笑,網路出現帶著恐龍(布)玩偶到櫥窗前打卡的可愛影像;這是日本藝術家下田昌克(Shimoda Masakatsu)用帆布做的恐龍頭套,櫥窗塗鴉也出自他手。                                                        

下田昌克從小就喜歡恐龍,看了場『真的』恐龍化石標本展後覺得太有生命力了,但在禮品店沒看到喜歡東西回工作室就開始畫草稿,拿畫布的帆布和棉花做恐龍頭飾,接受採訪時他承認完全是『自己想戴』😂,因為『一戴就覺得開心,就覺得自己很強壯。』,甚至愛到出國旅行都會帶著自拍。


接下來的故事,就是川保久玲團隊發現他,他的恐龍登上巴黎時裝週舞台,根本就是萌萌勇闖巴黎超勵志的。

電影『侏羅紀』系列一拍再拍,費媽最愛還是25年前的第一集,看到🦕素食長頸腕龍第一眼還流了幾滴眼淚,然後看到下田昌克說 👉🏻『就像人的頭骨給人感覺像在笑,恐龍頭骨也有種帶笑的幽默感。』

不愛笑的川久保玲則對2018年秋冬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的時尚定義是『童趣』



突然懂了👉原來恐龍代表一種情懷,一種烏托邦,一種想像力,和一個柔軟之地。

決定再給『侏羅紀世界』一次機會好了。




2018年8月16日

約好別做個不會裝懂、又不知閉嘴的大人,好嗎?



先自首,費媽本人天生黑底,膚色比人家低個2度那種,向來視美白如浮雲(因為擦也沒用)。

但這豁達不是從小有,某個南部玩瘋的暑假,一位住台北青春正茂的姊姊先瞥著我,再雲淡風輕撇過頭說『怎麼 xx曬得和野人一樣?』

她約略是大學生剛開始化妝的年紀吧,無心一句話,小孩記一輩子。

至於青春期到長大有沒有為美白掙扎過,和同學同儕比起來說真的還好(👉🏻懶女人邏輯),但正視自己到肌膚底子懂的欣賞自己也是20幾歲的事,當媽媽之後更覺得:大人不可以自以為是,懂不夠多就該閉嘴。



像那種把女兒帶去游泳還叨叨唸『快擦美白黑成這樣醜死了』的媽媽真的很有事,那種嫌惡口氣足夠把孩子的自尊擊成碎片,即使女兒本人根本漂亮的不得了,即使女兒一點錯都沒有,然後她一輩子都很難忘得了。



某年耶誕假期去馬來西亞旅行,2公子從白斬雞曬成眼睛白兩圈的炭燒小童回台,拍照同時那姊姊『野小孩野小孩野小孩...』3字一直在我腦子激盪搞得心浮氣躁,後來想通:SO WHAT?! 去海島度假不曬黑那去雪地就好啦(還不能滑雪喔,會曬黑💥💥💥


度假哪個孩子不是曬到臉紅通通身體黑麻麻屁股白泡泡回家的?曬到爸媽快認不得的夏天就是好暑假啊~ 😎

但曬黑不代表不防曬誒,最近防曬品成分可能破壞生態的討論不少,最新發布二苯甲酮(Oxybenzone)和甲氧基肉桂酸辛脂(Octinoxate)可能會造成珊瑚白化;之前詢問醫美,說擦起來白白比較不好推的防曬品防曬效果較好,建議連大人(aka怕曬的媽媽)都比照辦理,費媽建議與其擦不知所云的化學防曬品,不如讓孩子穿防曬衣大面積遮陽,比較安心;或參考這篇小兒科醫師黃瑽寧的防曬乳液文章,都是叮嚀,還是挺受用。
Photo credit: tjitskeagricola_photography

2018年6月27日

台灣春天後母臉見過歐美夏小三再說

如果台灣春天是心機後母,歐美夏天就是不懂事的火辣小三 👉🏻 hot 的時候很 hot,但翻臉比翻書還快。

每年暑假飛歐洲打包常因為台灣天氣太熱覺得打包冬衣不實際,結果下手都太輕,這種輕敵心態決不可有!前年7月我們就在巴黎碰到從大太陽一下掉到12度還起風的肖婆天氣,當下立刻筆記回歐洲注意事項還underline畫重點:夏天一定帶長袖長褲薄外套、即使帶毛衣也不誇張!



List 包括:薄長袖上身(長袖t-shirt 或襯衫/ 連帽hoodie/衛衣/外套)、長褲leggings和圍巾扁帽襪子,睡衣也備套長袖,後面還加上大大『勿懷疑』『切記』幾個大字。

歐洲北美夏日夜溫差大,晚上清晨約10-15度C,就算白天不下雨,曬不到太陽或起風也可以涼到剉剉叫,沒事還來個溫度驟降;近期在波士頓3天內從30度掉到14度,奧地利1周內從30度掉到14度,都是目前收到的夏天狀況。



但若去的地方叫做 San Francisco 的話,請直接 pack 薄羽絨外套和毛帽圍巾。

特別的是今年溫度普遍預測比去年高,最高常可到32C、34C之譜,今日穿泳裝泡泳池明天穿毛衣泡咖啡廳不是不可能,喜歡穿毛衣的母親,反而夏季 pack 幾件好看毛衣是件挺能拍照自娛的樂事。



氣溫弔詭多變加上小朋友好動,著裝建議洋蔥穿法:穿脫方便的薄外套/連帽薄背心,或帶件內搭褲讓女孩天冷可以加在洋裝下面,都是輕巧不佔包包空間的好方法;若孩子跑跳穿不太住外套長褲,旁邊又有個只會說『應該還好沒這麼冷』的幫倒忙爸爸,那連帽背心會是減少家人為加衣摩擦的好朋友。



另外男孩建議至少帶件襯衫隨行,方便擇日不如撞日全家到米其林或好餐廳嚐鮮;同理可證,爸爸也是。



2018年6月21日

那些精品,和我們的孩子


昨 Louis Vuitton 男裝在巴黎 Jardin du Palais Royal 發表新設計師 Virgil Abloh 首場秀,臉書同溫層就開始沸騰起來,主觀性強又挑剔的時尚人好惡明顯分兩邊,彼此放話也沒在客氣的,就因為 Virgil Abloh 是炒紅 Off-White 操盤手。



關鍵字就是 Off-White,一個乍聽不知所云的名字,搞了堆工地警示膠帶和禁止標誌的梗,年輕人超吹捧,所謂年輕人往下包括 teenager 和 pre-teen,aka. 我們兒子。



這些孩子 Yeezy、Off-White、Supreme ..不但琅琅上口(明明我們家連電視都很少看@@)連設計師名字發音都念的比大人標準🤷‍♀️;另一位母親說『那天我聽不懂 Off-White 是什麼,還被兒子笑!😂』;這些品牌在年輕人眼裡和神差不多,LV若沒挖 Virgil Abloh 過去、沒和Supreme 聯名,在兒子眼裡就是個老人牌。

基於雙方對不同時尚的熱愛,風格變成爸媽和孩子的交鋸戰,在咱家,是 VANS;當公子第一次提出想買VANS 還是滿街亂踩的黑底白線款時 ... 👇🏻 媽媽不由得皺眉👇🏻

『蛤~好普通誒,滿街都是又沒很精緻 。』『怎麼會?!那超酷啊!!』『哪裡?🙄️』『😶😑😐😬...』

後來發現他常網上看 VANS 看到口水都快流下來了,那求鞋若渴的熱切與委屈母親捨不得,生日還是乖乖送上2雙成就他最愛,滑板時那渾身散發理所當然的快樂和帥氣媽媽看了也飄飄然。


母親後來想通了,這鞋代表的是歸屬感,一種滑板圈、酷小孩、自己人的共同語言,就想當年爸媽看不懂三葉標誌,我們鬧家庭革命去打工都非要穿意思一樣;孩子用他們的方式去探索世界,除非真很邊緣游移好壞品味的地步,大人用同理的態度去引導比較好,若還真聽不進去,就警告他們長大看到小時候相片不要怪爸媽。

是說誰沒有過去是吧 😄

2018年5月31日

買再多也不怕破產還 eco-friendly,根本美德來著

在紐約時報 Life Style 版看到這只粉綠薄荷扁平時尚水瓶,心頭沸騰了一天。

這整天心裏os是:『這形狀!放 CELINE Hobo包剛好!』『這顏色!根本和春天超配!』『放進包包旁邊還能裝什麼?要不要也換個包了?』

整個芳心大動啊~


見過Hip! 這是時尚掛看到都會不顧矜持wow一聲出來、擁有絕佳曲線、漂亮配色和視覺平衡感的玻璃時尚水瓶;一次推出Coral、Blush、Mint、Midnight、Ocean和 Cloud 6色,那美好顏色,是有各式壓紋的彩色矽膠,不怕熱、不怕摔,只怕不好看。


打從購入寶寶第一支Life Factory 玻璃奶瓶.媽媽在慶幸沒慢性荼毒兒子小雞雞之餘上不知覺上了美麗水瓶的癮。


顏色要美、不能破在孩子手上、最好能與衣服搭配、能丟洗碗幾,喔~ 還要不燙手無味無色沒刮痕加BPA-free(其實這才是重點嘛)... 從玻璃奶瓶開始,買到大人用的隨身玻璃水瓶、家裏用的食物收納盒,媽媽被裹著漂亮矽膠套子的容器給迷得七暈八素,迷到內心小劇場的阿信沒事會跳出來(指👉🏻)~有點虛榮誒妳..


然後看到這個 bkr ....💥💥💥


身為時尚母親(很敢講)又是黑色狂熱份子,看到能不動心嗎!?

結果到現場忘了是沒進還是沒貨,還是硬買了只灰粉橘,終究 bkr 最紅的就是果凍糖果色系。


然後很堅定的和自己說💪🏻💪🏻💪🏻,有這時尚水瓶,再也不嫌喝水麻煩勒,絕不會忘記沒事多喝水。

Hip 據說是自濾型 Bobble 水瓶的姊妹產品,外觀扁平、圓潤,每色都好美!有選擇障礙加上買再多也不怕破產,好想每個色都包誒!


650ml/22oz容量,應付早上/下午各自日常已可勝任,Hip 官網 和美國 Amazon、Target和 MoMA買得到;台灣快進啊~




2018年3月26日

對於 preteen,爸媽真的只能接招而已


10歲公子最近參加了人生第一次舞會。

就像影集『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那種純潔又害羞只會眉來眼去的學校舞會:主辦單位是學校,飲料是果汁,現場吃的是 Pizza,連音樂都是高年級學生自己架電腦儀器當DJ。

回家,男孩由衷讚嘆『媽咪~真的好好玩啊~』  『那個12歲的誰誰誰真的好酷他知道所有party songs誒!』

媽咪(小心翼翼)『那你有和女生跳舞嗎?』
公子(神經大條)『沒人邀請我啊』(😑)『然後那個誰誰誰舞會上宣布和女友分手了』(😱)

母親內心小宇宙再波濤洶湧,外觀還是得zen,Preteen的世界不容大人置啄,爸媽只能接招而已:爸媽再怎麼見過大風大浪,Preteen頂多當廢話聽,和我們小時候一個樣。

但至少,母親感到欣慰的是,孩子對衣服的眼界總算跟著長大;譬如,他真真切切地想穿襯衫了。

這進程和說服他穿皮靴或高筒球鞋是一樣的:當年媽媽費近唇舌解釋世界上不只有運動鞋 ,而且是不只有低筒球鞋時,男孩總搖頭『我就是不喜歡』1⃣️句帶過,不少好鞋放著直到穿不下。

可一升到中年級看到高年級學生和同學穿著,他開始在網路瀏覽好看的鞋,會一而再再而三和媽媽說『我真的好喜歡 Converse喔』『 Jordan 高筒鞋真的好好看』; 然後,Timberland 登山靴也不是問題了。

為了這次派對,他與媽媽討論好穿什麼、怎麼穿,定調 tone-on-tone 丹寧,他一早襯衫乖乖扣好,下襬塞進同色系牛仔褲,搭配同色系old school球鞋,頭髮還微微seto了一下,帶著雀躍的少男情懷上學去。



那襯衫其實是媽媽的,當媽媽套進這件Soft Gallery14歲襯衫時他才快9歲吧,此刻一看他就說『我喜歡!』媽媽心甘情願把襯衫轉給他,還連穿2天,現還安穩掛在他衣櫥裡,真心不還。